日本最强制造业富士山脚下的黄色巨人发那科

2019-09-09 00:42:57 围观 : 160

  

日本最强制造业富士山脚下的黄色巨人发那科

  

日本最强制造业富士山脚下的黄色巨人发那科

  从财务面来看,实施无负债经营,手头现金超过6,000亿日圆(根据日本Riskmonster公司统计,2018年度现金金额为6,071亿日圆,排名日本第五)。此外,营业利润率多次超过四成。从员工最在意的薪资面来看,2018年平均年薪1,347万日圆,在上市公司排名第21。8月16日总市值3.7万亿日圆,在东京证交所第一类股排名31名。“称发那科是最会赚钱的日本制造业,一点都不为过”,业内人士形容。

  慢慢地,稻叶善治也开始和股东交流对线月发那科第一次设立和股东对话的部门;同年,还决定股息发布率比先前倍增为60%,原因是手头资金已经存到1万亿日圆,因此要反馈给股东。

  稻叶善治笑着说:“我也很希望客户买新机器啊!可是如果客户希望用旧机器,即使是30、40年的老机器,我们也一定会设法修到好!”发那科在全球108国共263个据点提供维修服务,得知客户有需求时会快速赶到,而且终生维修产品,早已成为发那科的企业文化。

  就在这个转折的关键,发那科的下一步,可谓至关重要。为此,《财讯》向发那科提出采访申请,8月初来到山梨县忍野村,进入占地53万平米的发那科总部,采访第二代会长稻叶善治,独家披露他对美中贸易战的看法。

  稻叶清右卫门带领公司以强大的研发力著称,1979年度单一公司营业额为500亿日圆,到他卸下公司各项职务的2012年度,集团营业额增长为4,983亿日圆。

  到底有多神秘?发那科让记者印象最深刻的是,即使是公关部门,名片也没有电子邮件地址;虽然觉得不方便,但马上能够理解,公司为保护技术所做的各种努力,可说是到了滴水不漏的程度。

  甚至,发那科更主动打破过去给人封闭的印象,现在也开始和其他公司携手合作,采取开放的态势,例如2016年和美国思科等4家公司联合打造IoT平台FIELD(FANUC Intelligent Edge Link & Drive,发那科智能边缘连接和驱动)系统,2017年开始推动,通过传感器,可以立即掌握工厂内机器人或工具机的工作状况,在发生故障前就预先知道;最特别的是,即使厂内设备有新有旧、品牌也不尽相同,仍能通过这个平台,提高整体的效率。

  发那科还坚持在日本国内研发、生产。稻叶善治说明原因是,开发者和生产工厂可以即时交换意见,而且这些机器的买主是企业,并非一般消费者,不需要在消费地生产。外界认为,避免技术外流也是重要原因。公司也会高薪延揽优秀人才,因此在日本上市公司的薪资排名中,发那科2018年的平均年薪是1,347万日圆,如果比较生涯薪资,则高达4.9亿日圆,在上市公司排名第11。

  发那科枥木县壬生工厂占地21万平米,是最先进的工厂。(Source:发那科)

  全球自动化制造的趋势明确,但工业用机器人等硬件越来越难以差异化,加上AI、IoT等技术快速发展的情况下,发那科如何维持霸主的地位,值得拭目以待。

  更重要的是,2016年稻叶善治提拔副社长山口贤治为社长,当年他才47岁,对一家快50年的老公司来说,把这么重要的位置交出去,稻叶善治却毫不手软,开始推动年轻化。

  《财讯》记者还进入生产工厂,直击发那科最自豪的技术之一──用机器人如何制造机器人,见证这全球机器人霸主,如何成为全球制造业重要的幕后推手。

  2013年名誉会长稻叶清右卫门彻底离开经营第一线,稻叶善治将公司改采集团领导的体制,分成现有的3大业务部门。当时稻叶善治接受《东洋经济周刊》采访时指出,发那科变成大组织后,部门间的联系或指示的体系变得冗长,这样会无法跟上急剧变化的市场,因此分成3个业务部,只是回到原点,也就是富士通时代的做法,让各业务本部负责,快速决策。

  2020年3月底为止的2019年度,发那科集团净利估计将比前一年度锐减61%为603亿日圆,营业利润大减56%为713亿日圆,营业额则减少18%为5,242亿日圆;且营业利润率将降到13.6%,虽然仍高于全产业平均的3.7%,却是自1993年26年来首次跌破20%。

  1956年,毕业于东京大学工学部的稻叶清右卫门,开发出数值控制和服务设备,让以前依赖人工的机械加工,可以靠数值数据操作。1972年从富士通公司将NC部门独立出来,资本额20亿日圆,取名发那科(FANUC),意思是富士自动数字控制(Fuji Automatic NUmerical Control),从公司成立之初,就明确以自动化为发展目标。

  发那科业绩下滑,关键就在美中贸易战!根据日本工具机工业会统计,2018年工具机订单金额连续两年创新高,但预估2019年金额将比前一年减少约12%为1.6万亿日圆,主因是美中贸易摩擦使对中国的出口减少。

  “我们一点不神秘啊!不知道大家为什么这样说”,身着标准黄色外套的稻叶善治似乎有点无奈又无辜地微笑着说。多数日本媒体都同意,发那科的改变,关键是从2013年开始,或许更精准地说,是从稻叶善治开始。

  东京新宿高速巴士总站里,往富士山河口湖的巴士一到站,乘客鱼贯上车,仔细观察可以发现,几乎半数是欧美、中国等国外游客,他们专程为了开放一般人上山的7、8月间,到富士山朝圣。这次《财讯》记者也朝富士山前进,不过目的地不是富士山,而是山脚下的黄色机器人王国──日本发那科公司。

  1974年,发那科开发出自家工厂用的机器人,1977年开始对外销售,1982年与美国通用汽车成立合资公司,1986年与美国通用成立合资公司,通过汽车等企业,在海外打响知名度。

  东京大学研究所毕业的山口精通机器人技术,38岁就当上总公司工厂的厂长,39岁当上专务董事,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但也是13年来第一次出现非稻叶家族的社长,今年4月还接下首席执行官的重责大任,未来表现值得期待。

  印度总理莫迪(右1)在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右2)的陪同下参观发那科。(Source:Narendra Modi)

  而这样的经营模式,正是发那科屹立近50年的成功关键。稻叶善治受访时不断强调“专注”,不会无限扩张产品线,例如机器人领域中,只做“工业用机器人”,现在的3大业务群也有一个公用点,就是创业以来的核心──控制。

  一直到近几年,会长稻叶善治开始出现在公开场合,才让外界通过一点一滴的极少数机会,一窥这家神秘公司的真实面貌。

  看起来根本打遍天下无对手,但企业经营本就不可能一帆风顺,最近发那科的业绩表现,遇上了逆风。

  光靠发那科自己的成效有限,通过和多家厂商结盟,并对外部企业开放,让相关企业容易设计应用程序,也才能提高用户的方便性,这样的策略的确奏效,如今伙伴企业已超过500家。

  为什么发那科如此让外界急切地想深入了解?从产品面来看,其计算机数值控制器(CNC)在全球市场占有率达五成;工业用机器人是全球四强之一,占有率约二成;拜iPhone等产品之赐,加工智能手机金属外壳的高速钻孔机(Robodrill)市场占有率高达八成。“一旦发那科停工,全球主要的制造业都会受影响”,曾有媒体如此形容这家公司的重要性。

  发那科维持创办人对研发的坚持:“技术有历史,但是技术人员没有过去,只有创造”,而研发的目标就是用更少的零件、提高产品信赖性,并且成本比别人低。稻叶善治说:“研发人员占总员工数的三分之一”,为了把研发做到极致,不惜投注成本。2017年度研发费用是529.56亿日圆,占营业额比率达7.3%,已经连续两年超过7%。

  一手推动发那科改革的稻叶善治,外界想象应该是霸气十足,但当《财讯》记者问到美中贸易战导致发那科获利减少时,在会议室接受专访的稻叶善治,语气平和而诚恳、不疾不徐地回答,“公司对短期业绩的波动不以为意,也从来不公布中期或长期计划,因为我们追求的是永续经营。”一点也感受不到焦虑或急迫感。

  进入发那科总公司采访会长,绝对是跑工具机线记者的梦想,即使日本记者也不例外;因为这家公司可说是异常低调,虽是一致公认的绩优股、模范生,但也被形容为“谜样的公司”、“蒙上一层面纱的企业”、实施“秘密主义”等,早年还以拒绝受访著称,能取得的公开数据有限,更难直接与经营层对话。

  稻叶善治之前就公开表示,即使现在接单和营业额状况严峻,发那科仍持续每年约1,000亿日圆规模的设备投资,就是为长远的未来做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