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埠留住人的除了早茶还有这个

2019-09-09 09:35:17 围观 : 132

  “两年前,我就来过游埠了,这一次是我第13次到游埠。”他记得很清楚,2017年夏天,他第一次探寻世界摄影大师郎静山的故乡游埠。正值梅雨季,遇上了洪峰,他来不及细细品味游埠的味道,只呆了不到两小时,便匆匆离去。直到2018年夏天,他再次来到游埠,才更深入了解这里。

  为何他对摄影大师郎静山的故乡念念不忘?这段渊源要从他19岁接触摄影说起。

  兜兜转转,摄影与相机似乎与卜宗元有很深的缘分。在墨尔本,一个偶然的机会,他遇上了相机。这一次,他是收藏家。“墨尔本有民品拍卖文化,很多人把自己不用的东西拿去,专门放在一起,作为一个拍卖集市。像是自家后院种的柠檬,会拍个5~10澳元。通常这样的集市上,东西会一堆堆的摆起来。”在这样的集市上,卜宗元发现了一台老式庞佐相机,质量挺不错,只花了20澳元拍下,大约120元人民币,他如获至宝。

  作为一名桐乡人,定居澳大利亚,卜宗元原本与游埠八竿子打不着。“有人会问我,为什么放弃家里舒适的环境,要跑到这里来,住着租的房子,生活还很艰苦。我想,这源于对摄影的情怀,我希望将毕生的收藏和大家分享,也希望将摄影大师的基因传承下去。”卜宗元说,游埠有着优越的营商环境、无微不至的服务质量,这些吸引着他在此投资兴业。

  除此之外,卜宗元还爱好收藏淘汰的军用摄影器材,像K-20轰炸机上的相机、法国360航拍相机、前苏联的间谍相机、美国航天相机等,这些相机价格不菲。时至今日,卜宗元已经收藏了世界各地的古董相机2200多台。

  “我14岁开始画画,19岁接触摄影,26岁结婚,今年58岁了。”卜宗元说。他喜欢画画,也拜过几位老师。一次偶然的机会,他接触了摄影,发现与安安静静地画画相比,往外跑的摄影有趣多了。

  “悠闲的生活从早茶开始”,这是卜宗元近来的日常,他和不少游埠人一样,用一杯早茶唤醒一天的忙碌。

  收藏的过程中,他遇到过一位悉尼先驱报的师傅,曾经做雕版,从他那里卜宗元转让到100多台相机,包括他自己制作的相机。“他转让给我的这些藏品里,有他和他女朋友的情书,还有他以前当兵的很多痕迹。”

  卜宗元是一位定居澳大利亚墨尔本的桐乡人。他离开了墨尔本的大房子,跑来游埠,在游埠租一间小屋。除了喝早茶,他还在做一件事,就是投资7000万元打造“郎静山摄影公社”。

  在墨尔本的十年,他痴迷于老相机,几乎到达了疯狂的地步,最贵的一台老相机价值高达1000万元。他曾跨越1200公里只为了收藏一台老相机。

  在一间临时办公室,记者见到了卜宗元。他穿着棉质黑色的T恤衫和牛仔裤,手提一只麻布包,一眼看出是游埠特色。如果在早茶街遇到,会以为他和普通游客一样,体验游埠慢生活。而他却是一位有情怀的企业家,在游埠投资7000万元,打造“郎静山摄影公社”。

  1986年,卜宗元在桐乡崇福镇拍了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位女孩背着背篓翻看食用菌杂志,他把这张作品寄给浙江食用菌杂志社。在新出的一期杂志上,这张照片成了封面。“这是我被采用的第一张作品,从那时候开始,我就一发不可收拾地喜欢上摄影了。”卜宗元说,这个照片上的女孩,后来成为了他的妻子。

  还记得他的第一台相机,是与另外两个喜欢摄影的朋友合买的。三个人一共花了65元,买了台虎丘牌相机的试验版,由苏州照相机厂生产。相机买来后,他们三人约定,每人使用一个星期,如果某个人需要多拍两天,就问下一个人借两天,等到轮到自己再把两天时间还给他。

  目前,郎静山摄影公社建设已启动旧房腾空、垃圾清运等前期工作,预计将于今年11月底前建成投用。

  在将要陈列的古董相机中,有一台藏品是上世纪末英国伦敦制造的Ross风琴式湿版相机,价值大约1000万元人民币。这台相机曾服务于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报,拍下过二战时期,德国与日本投降的时刻。这两个历史性的时刻,分别刊登在悉尼先驱报的头版上,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

  卜宗元的摄影启蒙老师爱好广泛,摄影便是其中之一。“我的老师在桐乡真菌研究所研究食用菌,有次在他的办公室,看到他在捣鼓暗房,冲洗胶片,我看了特别感兴趣,于是就开始跟着他玩摄影。”

  在玩摄影的圈子里,有句广为流传的话:“摄影穷三代,单反毁一生。”说的是玩摄影需要很大的财力支撑。卜宗元的父亲是个教书匠,母亲在家相夫教子,他的家境一直很清贫。“玩摄影的钱都是自己挣来的,所以一直很穷。”卜宗元笑着说,当时的他在工厂上班,每个月工资19元。但是为了摄影这个爱好,每个月能省下5元。

  “虽然生活上比较清贫,像我结完婚家里只有120元,但那段摄影的时光还是挺快乐的。”卜宗元说,黑白的胶卷2.3元一卷,每卷胶卷有36张或者12张。一卷36张的胶卷能用好几个月,拍起来的照片都是自己冲洗,三个人凑一起,用一罐药水洗三卷胶卷的照片,还是挺划算的。实在不行就把粮票、肉票、油票卖掉一点,换成钱,但摄影一直没有放下。

  “这是1936年法国空军航拍镜头;这是上世纪40年代生产的日本笠原大画幅相机;还有公元1900年前欧洲生产的观片器……”他如数家珍,详细介绍已运达游埠的部分藏品。“在古董相机主题馆,将展出300多台1885年到1980年间的古董相机,都是我的个人收藏。”卜宗元说。据了解,郎静山摄影公社规划打造一家集郎静山纪念馆(2.0版)、古董相机主题馆、古董相机主题咖啡吧、民国照相馆、摄影艺术客栈等业态为一体的摄影综合体,总投资约7000万元。

  每月的工资从19元涨到30多元,到后来100多元一个月。于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卜宗元买了台属于自己的相机,他带着那台相机拍出了一些不错的作品。“我后来买了海鸥、富士康相机,换了蛮多的相机,拍摄的作品参加比赛,得了不少奖。”